柏图斯

就是一些胡思乱想。私心打个安雷tag。

宣示主权

*主安雷,微嘉瑞
*ooc有
*学生设定
*安迷修19,大二。雷总18,大一。螺丝15,高一,格瑞17,高三。
*大学部和高中部在一个校区(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∠( ᐛ 」∠)_)
*隐形车
以上,若ok,那么请——

    “听说一个女生故意摔倒,扑倒了格瑞的怀里,嘉德罗斯知道后,那个女生的脚就瘫痪了。”
    雷狮意味深长的望着安迷修从抽屉里拿出一封并未署名的情书,如是说道。
    安米修拆信的动作一顿,后继续将信纸抽出,一目十行的扫过,看着末尾那句:“愿放学后能在天台见到学长。”不置可否轻笑一声。
    雷狮一把抢走那张满载少女希望与爱意的纸,粗略瞅了几眼,发现信纸上对安迷修的称呼除了学长,还将安迷修看作为骑士大人。雷狮看着安迷修,笑的莫名:“又是那个女的?……你打算怎么回复啊?骑士大人?”
    这个女的已经暗恋安迷修很久了。情书写了不下百封,尽管安迷修曾跟她解释过,但那女人每次看着安迷修身边没出现过女性就重新燃起希望,继续奋斗。
    安迷修望了眼钟,回答:“最后跟她说一次,解释清楚……我早已有了恋人。”
    歪头思考片刻,雷狮脸上笑容扩大:“安迷修,我找到有趣的事情了……”还有半句没说出口:虽然有点伤人……不过关我什么事,谁让那女的看上了我的人。
    看到雷狮唇角的坏笑,安迷修知道,可能有人要伤心了,嗯——八成是这个情书的主人。
    放学后——
    安迷修收拾好东西,拎着书包来到雷狮身边,雷狮却抢先开口道:“你先去吧,我等你。”
    安迷修微眯了双眼,打量着笑的灿烂的雷狮,不是很明白雷狮又想整什么幺蛾子。
    被雷狮再三催促,安迷修无奈去了天台。
    天台上,少女长发飞扬,双手不安的揉搓衣角。
    安迷修顺手虚掩上门,来到距离少女五步远的地方,开口:“请问,那封信是你给我的吗?”
    少女浑身一颤,转过身来,望一眼安迷修的脸又迅速低下头去,双颊绯红。
    面容姣好。安迷修如此评价。
    “安,安迷修学长,我……”
    少女似下定决心般说出了口,正欲继续说下去,天台山门却被人暴力踹开。
    “喂,安迷修——”
    安迷修笑容一僵,原来在这里等着他呢。
    来人走到安迷修身边,居高临下笑看少女:“哟,不好意思啊小学妹,你的骑士大人已经躺在我床上了呢,”顿了片刻又补上一句,“在我身下哟——”尾音轻挑。
    少女受惊不浅,愣愣的望向安迷修,安迷修无奈的歉意一笑,向着少女说了一句:“抱歉”就掰过雷狮的脸吻上那张不饶人的嘴。
    落下一吻旋即分开,少女失魂落魄的逃走了。
    “你伤了一个少女的心——”
    “是你吧,在我身上的那位?”
    “哈哈,这么在意吗?”
    “嗯,是挺在意的……”
    安迷修将雷狮推到,压在身下。
    “天台门,没关吧?”
    “没关系,有卡卡在的。”
    雷狮说完就主动迎上,环住安迷修,吻上对方薄唇。
    “那我就不客气了……”
    ……
    嘉德罗斯闯进了广播室,对着话筒警告全校不要对格瑞有任何想法,否则后果自负。
    教室最后一排,雷狮晃着凳子听到广播里传来的霸道的声音,转头望向了安迷修。
    安迷修自顾自的刷着题,抽空回应了一下雷狮热切的目光:“怎么,你也想闯广播室?”
    “嗯,是有这么想法。”
    安迷修停下笔,转头凑近雷狮,拿起练习册挡住两人的脸。
    咬在雷狮颈上,在无法遮挡的地方深深吮吸,留下一枚吻痕。
    其后,若无其事继续刷题。
    “这样,够了吗?”
    雷狮伸手抚上脖颈处的红痕,勾唇笑答:“啊——够了。”

【安雷/R18】论骑士如何沦为“猫奴”(下)

食用前:
*被删补发
*ooc有
*辣鸡文笔
*毫无逻辑
以上,若ok,那么请——

https://m.weibo.cn/3996467561/4170720931880676

    ……
    雷狮是第二天回到海盗团的,回来时猫耳和尾巴都消失了。
    海盗团几人问起怎么回事时,雷狮勾起唇角,笑的张狂:
   
   “不过是,找到解药了。”

【安雷】论如何从骑士沦为“猫奴”(上)

食用前:
*半猫化雷总,嗯我就是想看大猫猫!【不怕被打大声逼逼】
*OOC有
*辣鸡文笔
*很短很短很短
*预计下篇发车
以上,若ok,那么请——







    雷狮最近有点烦。
    凹凸大赛系统不知怎么的崩坏了,所有参赛者都可能感染了一种病毒:会具备最后杀死一只动物的特性。部分人可能具备免疫这种病毒的体质……
    雷狮看到这里就听到卡米尔的提醒,到了狩猎时间。雷狮不甚在意的随手关了终端,扛锤步入战场。
    本来也没什么的,可雷狮运气着实不佳,狩猎过程中,在给猎物最后一击时,误伤了一只黑猫。那黑猫还偏偏就比那猎物晚断气那么一秒。恰巧,雷狮不在免疫体质行列之中。
    后来的事情也不难想象,堂堂海盗团团长,大赛排名第四的雷狮,此刻头上顶着猫耳,身后晃着尾巴。
    耳朵倒影响不大,就是身后这根尾巴烦人的紧,怎么放都不合适,无奈把裤子穿的低了许多。
    病毒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解除,这种顶着耳朵的日子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,雷狮发泄内心不满的手段一向是暴戾的攻击。
    安迷修碰上一只高级怪,缠斗已久,巨兽终于显出疲态,破绽放大。
    安迷修正欲一鼓作气拿下这笔积分,谁料长刃破空,落雷突降,转眼积分就进了那人的终端。
    安迷修面色不太好,尤其是看到那人幸灾乐祸的笑容之后。
    雷狮扛着雷神之锤转身欲走,安迷修几步跨前伸手拽住雷狮,刚准备开口,掌中意外舒服的触感让安迷修不禁多揉了两把。
    雷狮本想捡了便宜就溜,谁料身后传来的异样感觉直接让他软了双腿。雷神之锤化作元力四散空气中,雷狮回身就是一拳直奔安迷修面门。
    安迷修惊得抬起另一只手去挡,那拳头砸在小臂上。
    力道比起以往是弱上十倍不止,绵软的倒像是在——撒娇?
    安迷修如是想到,转瞬便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。
  
   抬眼端详雷狮的脸,却见他媚眼弯弯,紫色的眸子里此刻像是掺杂了些什么,显得有些勾人,眼尾泛红,唇齿间隐约溢出喘息——安迷修记得,在终端上看到的那条通告:“……出现的特性很有可能成为敏感点,容易造成发情,请各位参赛者小心。”
   安迷修:
    我好像摸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怎么办,在线等,急!!!
   

【安雷】花吐症

食用前:
*挺久以前的文,突然翻到了
*ooc有
*辣鸡文笔

如果没有问题,那么请↓
   
  
   “喂,恶党。你怎么能纵容部下恶意伤人?”
    斜眼瞥见挡在少女身前,手执双剑的碧瞳男子,心下一阵不快,眼神愈发锐利,紧锁住那自诩骑士的人,剑眉蹙起。
    耳边响起卡米尔的建议,顺坡而下,扛起雷神之锤,转身迈步,身后传来那人与女子的交谈,只觉火气沸腾,腹中似乎隐有东西上涌。
    “恶党,你差不多住手!这里可不是你雷王星的后花园!”
    “爷要做什么又与你何干?安迷修我警告你,管好你自己,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!”手握雷神之锤前指,电弧闪烁,霹雳作响,危险气息周身弥漫。
    看着对方眼中凝重与戒备的神色,忽觉喉中异物上涌,雷神之锤猛然砸下,将地面砸出一个巨坑,裂痕向四周蔓延,粉尘扬起,模糊了两人在对方眼里的身影。轰然巨响中掩盖的,是不住的咳嗽,和从唇间落出的带血花瓣。
    身体一阵发虚,狠狠拧起双眉,雷神之锤化作元力四散空中,一脚碾碎地上的花瓣,愤然转身,迈开几步却又停下:“这次,姑且放过你,下次再敢插手爷的事情,这大赛第五,便换人吧!”说罢,脚尖点地发力,将自己远远送走。
    视线清晰时,裂坑对面早已没了那双载满星辰大海的双眼,只留下这边一对若有所思的碧绿湖泊,地上支离破碎的花瓣残片似在诉说主人的心思。
    曾在大厅休息时,听到了人讨论花吐症,眼下情形……
    最后的骑士,依旧我行我素,虔诚,严谨,认真的做着的一切,无不遵循着那所谓的骑士道,还有那人的执着——讨伐恶党。
    “呵,讨伐么……”又灌下一口酒,许是喝的急,呛着了,连连咳嗽,嘴角细小血流蜿蜒而下,随之出现的,是染血的花瓣。
    无力的向后倒去,躺在草坪之上,躺在花瓣之上。眼中紫波流转,倒映出天上残月,正如月下之人一般,身影孤独而又脆弱。
    脚步声响,正准备起身,来人开口一句恶党便已揭露了身份。
    安迷修坐在身边,随手拿起一片花瓣,手指摩挲,抹去了花瓣上红色的纹路,眸色深沉,不知心中作何想法。
    依旧躺倒在地,因为身体阵阵虚弱感翻腾,早没了行动的力气。
    望着那轮模糊又残缺的月亮,开口道:“喂,安迷修。你不是一直想要讨伐我么,现在可是最好的机会,现在解决了我,你就赢了……”
    安迷修没有说话,侧身看过来,这头高傲的,从不被束缚的雄狮,不知何时,却是牢牢束缚了自己。
    “雷狮,是你赢了。”
    耳边传来这样不明不白的一句,疑惑的投去视线,正准备开口询问,却被人环腰拉起,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双唇被封锁,瞪大双眼,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,那个令自己如此狼狈的人。
    浓云散去,月色姣好,月下两人深情拥吻,红舌缠绵。
    “雷狮,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,我就输了。”
   

【安雷】那天安迷修有了新的信仰

食用前:
*雷总性转
*ooc有
*辣鸡文笔

以上,如果能接受,那么请↓

   
    安迷修整理了一下胸前的领带,确认仪表没有失礼之处,才迈开步子进入猎场,准备赚点积分。
    清晨湿润的空气充斥在鼻尖,脚下时不时踩到一两根断枝而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    走了许久,安迷修视线中除了一地狼藉以外竟是没有见到一只怪。
    侧目捕捉到树上焦黑的痕迹,心下了然,暗叹一声时运不济。
    远处轰鸣炸响,随之出现的是一道女声的娇喝。
    思忖片刻,元力沉于脚尖,踏击地面将自己送出数米,朝着那轰鸣声响处去。
    地面不停的震动,显然是受到了强烈的冲击,耳边轰鸣不停,还夹杂着巨兽愤怒的嘶吼。
    安迷修心底略微发急,凭经验判断出这必定是一只等级不低的怪,若是干掉,那份积分当然是极其丰厚的。安迷修有些担心那位少女的处境,不光是因为那只怪,这般大的动静,想必恶党早已察觉,说不准已经盯上了那怪,和那少女。
    凝晶流焱反握掌中,一步跨入战场。本应是森林中心的地方,此刻却被夷为平地。
    少女长发飞扬,修长的美腿裸露在空气中,其上沾有点点猩红痕迹,手握一柄巨锤,背对安迷修而立。
    安迷修正觉眼熟,就见巨兽双目赤红,抬脚朝着少女猛踩下去。
    安迷修大喊一声:“小心”便迅速前冲,几个闪身跃到少女身前,抬起双剑,挽出剑花,凝晶流焱交叉劈向怪兽坚甲般的皮肤,破开血肉,在那粗壮的白骨上留下两道深深的痕迹。
    本已重伤的巨兽踉跄后退,痛苦的低吼着。
    安迷修警惕的盯着倒地的巨兽,口中道“小姐,请不要担心,在下会保护好你的!”话音刚落,正欲上前了结巨兽,天气突变,黑云滚滚压来,不断翻搅,其间白光闪烁,雷鸣不绝于耳。
    少女倏的发出一声轻笑,朱唇轻启:“是吗?那可要好好保护人家哟,骑·士·先·生——”
    安迷修浑身一颤,僵硬着回头注视那名少女。
    落雷划破长空垂落而下,准确的轰击在巨兽身上,没有让它发出任何声音,就这般结束了它的生命。
    少女保持着手握重锤前指的姿势,落泪掀起的气浪扬起少女的长发与头巾,紫色的眸中电光流转,嘴角弯起的弧度让少女更添几分狂傲,黑色紧身衣包裹着胸前双峰,连帽衫半穿,挂在臂弯处。
    少女目光紧锁安迷修,那灼热的视线就如同盯上猎物的雄狮。
    安迷修只觉得喉咙有点发干,扯开嘴角:
    “恶,恶党?”